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主页
阿森纳最令人惋惜的艺术家 与时间斗狠的日子
日期:2017-10-5 13:36:22

 
罗西基

  首先,祝罗小将生日快乐。

  九年前的这天,罗西基还在病榻上躺着。那会儿尚未臭名昭著的阿森纳体检室对他亦束手无策:伤哪儿不行啊,偏偏得了腹股沟骨骼感染?宽松治军的温格为罗西基放了一年半的长假,彼时的他已在床上蹉跎八个多月了。

  曾经,他还是个让酋长球场顶礼膜拜的悍将,前一年对利物浦时的梅开二度让罗西基成了新球场的宠儿,也让他得了一个新的绰号:足坛莫扎特。

  孰料,天使的祝愿化了魔鬼的诅咒:罗小将职业生涯伤病达53次,而这其中,一多半的伤病倾泻在了他在北伦敦的日子。

而“球场莫扎特”,虽是个充满了命运戏谑的称号,却也将罗西基的前半生勾勒出个大概。

  球场上的早慧是罗西基和莫扎特一脉相承的根据:罗萨17岁在莫斯科斯巴达完成首秀,20岁就已在国家队和大哥们谈笑风生了。

  因得波博斯基和内德维德的关系,意甲球队对他趋之若鹜。但最后,罗西基的双脚还是晃了所有人的双眼,落脚威斯特法伦,还是德甲第一身价!

  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,毕竟初到德甲的罗西基太瘦小了,看起来活像进了巨人国的格列佛。当年的德甲长人林立,暴力美学成了主流,靠埃尔伯肉搏的拜仁和巴拉克坐镇的勒沃库森是个中翘楚。

  罗西基的加盟则改变了一切。在他到鲁尔区吸的第二年,大黄蜂在夹缝里刺出了一条血路,联赛抡圆,联盟杯进了决赛。

  那几年的威斯特法伦颇不甘寂寞,接连吃进了前锋阿莫鲁索和扬科勒。但整个欧洲都知道,大黄蜂真正的毒刺却是那个脚法旖旎又奔跑如风的布拉格小子。

来到多特蒙德之前的罗西基是足球场上的张无忌,内功业已大成,只差心法的研磨。

  到了鲁尔区后,灰煤渣子帮他醍醐灌顶:在德国的第二个赛季,罗西基德甲联赛助攻11次,创造射门机会23次,每3次长传中有2次能够准确地到达队友脚下,六次主罚角球助攻得分。同时,队内射门次数第一,拿了无限开火权。

  他的成绩单无懈可击,但数据本身还不是最能体现他能力的玩意儿。

  和他那张阅尽沧桑的脸不同,他的球风里透着股出了名的轻灵。他的技法浑然天成,但不会流连一处,落了窠臼:一步生趟,双脚间的拨扣,利用身体重心晃动后的过人,转身后加速摆脱,以及招牌式的禁区前直塞……

  时代的浮躁没法拨动他悠慢的心弦,他只是稍一任性,便把自己磨成了个大巧不工的卖油翁。

  然而在开放场合下,他依然是个追风少年。

  在01-02赛季,他成了德甲联赛推动反击次数最多的球员。彼时借着阿莫鲁索和扬科勒的接应,罗西基可以在左路肆意游曳。在一片开阔地前,他双脚的频率陡然加快,左晃右突几番后杀进了禁区,然后颇夸张的将自己抛起来,在行将失控的瞬间温柔的把球送进大门。

  他的速度很快,但他却并没有将其一招鲜用到死。在威斯特法伦的6年,罗西基一直以兼具着理性和狂烈的气质面世,盖因他天赋异禀,盖因他冷静如冰。

  时间是他手里的玩物,如果你想戳破他的魔法,只要观察他双脚间忽快忽慢的皮球就可以了。比赛节奏被他紧紧的控制在脚下,或者说,被他的大脑紧紧控制着。他靠着自己的大脑,将时间控制在双脚之间,让它如流水般划过6年。

  威斯特法伦南看台的死忠们对此自是五体投地。那时的罗西基是他们的金制偶像:阳光,硬气,技术出众,爆裂鼓手,除了偶尔回国勤王会消耗些许体力外几乎没有黑点。当然,作为世界上最忠诚的球迷,他们也会陪着罗西基和捷克在一个个夏天失意。

  以及,在罗西基意气风发的日子里,一名金发少年坐在威斯特法伦的南看台上,为偶像罗西基疯狂呼号。多年后,这名少年穿了黄黑球衣,为多特蒙德力战。

  他几乎沿袭了罗西基的一切:他的隽永灵性,他的狂飙突进,他的大力轰门,他由慢变快的能力,甚至于他那长篇累牍的伤病史在某种程度上都变成了对偶像的致敬。

这个少年叫马尔科-罗伊斯,他的身后则是另一段不那么动人的故事了。

  06年世界杯前,罗西基去了北伦敦,加盟阿森纳。那时节,阿森纳的新老交替刚开了个头,酋长球场初成资金不足,纵使温格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撒豆成兵。

  “哟,罗西基是吗?我们给了你皮雷的号码,本来想让你干博格坎普的活,但我们缺了一个维埃拉……”就这样,温格连哄带骗的,让罗西基打了一个赛季的回撤核心。

  到那次大伤之前,罗西基成了阿森纳的首选万金油。那时的他仿佛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儿搬。

  吉尔伯托廉颇老矣,温格派罗西基做了后置核心;法布雷加斯状态不稳定,罗西基被顶在了10位上;左边路没人了?上罗西基!如此这般折腾,直到罗西基大修才告一段落。

  这时候的罗西基对于枪手的影响多半是内隐的,他的跑动接应,串联和向前出球是枪手华丽下的秘密。还有一些不现于世人的东西:神经大条的弗拉米尼在媒体前常常一吐困惑:“这家伙上场之后,球场居然宽了五米?”

  当然,罗西基在北伦敦的表现黯淡了一些,但那年的他依旧不可或缺:08年罗西基大伤后,小法不得不在两个禁区前疲于奔命,如同断线风筝的范佩西和球队开始失联,纳斯里的稚嫩暴露无遗。此消彼长间,不会被罗西基狂奔60米追防的C罗蛟龙出海,红魔后来居上掀翻兵工厂,夺了三冠王。

  素来擅长玩弄时间的罗西基,此时此刻也不得不接受时间的嘲弄。

  之后的四年,罗西基打打停停。草皮离他越来越远,病床和替补席倒是离他越来越近。北伦敦上空的气氛逐渐凝滞,多种言论甚嚣尘上:这样一颗陨落的流星,为什么要让我们接盘?

  造化弄人,时间编排了个游戏:在罗西基收拾行囊的当口,小法回家了,纳斯里投奔了曼城。罗西基叹了口气,面对着一夜之间从天上跌落凡间的阿森纳球迷,他仿佛看到了那个被时间折磨的自己,然后他决定:留下了。

  遥想当年,多特蒙德大厦将倾之前,他是第一个逃生的。如今阿森纳陷入了困境,他却又义无反顾的留下。这令人错愕,却也不让人意外:这家伙的心里,还是有那股子气性在啊。

  千禧年的捷克国家队,布吕特纳把罗西基叫了过来:“听着,罗萨,你得去防守。”罗西基当时吃了一惊,但当他看到内德维德也在玩命追防时,他接受了。同理,内德维德的铁,低调,意气风发,以及和命运死磕到底的态度,都潜移默化到了罗西基的身上。

  之前四年,罗西基的身上还遗留着少年时的狂烈:他虽是阿森纳头号救火队长,却还是要和时间斗狠,每次出场都要不遗余力。但11年之后,他遁去了那身鲜衣怒马,转而在壶中日月里继续发光发热。

  当然,他和时间的对抗并没有停止。像浮士德和魔鬼一样,他和时间签了对赌协议:阿森纳出了伤病潮,罗西基顶上来;阿森纳全员回归,罗西基再回去养伤。

  他依旧天赋异禀,受任于败军之际也能表现出色。对阵死敌热刺时,他的屡屡进球使得他重新赢回了球迷。温格一句“如果你爱足球,你就会爱上罗西基”让球迷们开始重拾那被时间雪藏许久的艺术。

  在镜像下,他的快速奔袭被时间减了速,他的重炮被时间拨乱了轨迹,他的灵巧摆脱自然而然的被岁月镀了一层忧郁……

但人们依旧爱他。

  甚至在去年,罗西基叶落归根回了布拉格前,球员在主场夹道相送,球迷山呼海啸。此时,他身边的队友人来人往,对手也已不是过去的模样,但时间法外开恩,愿意为他在此时定格,他永远是酋长球场的罗小将。

在最后,他似乎和时间完成了最后的和解。

  他用宽容的态度渡过时间,时间也还了他久违的尊重。只是,在他和时间互相斗气的日子里,他将时间随意玩弄,时间报以他53次大大小小的伤病。但某种程度上,罗西基和时间也将某个幻想彻底封底了:如果罗西基能和时间珠联璧合,那今日足坛又是什么格局呢?